老照片:美国兵找到的虎王坦克的炮塔生产线
来源:老照片:美国兵找到的虎王坦克的炮塔生产线发稿时间:2020-03-29 16:49:18


我们和行李一起,被直接载到了武汉会议中心。听完国家卫健委专家的汇报,回到房间已近凌晨。钟老师没说太多的话,神情有些沉重。

草草吃完中午饭,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下午2:30,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赶到了省卫健委,静候会议的结束。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

很多网友评价疫苗试验志愿者“伟大”,樊瑞只说,“其实我觉得自己谈不上伟大,只是因为机缘巧合,刚好在武汉,刚好知道这件事,刚好时间允许,真正伟大的是中国科学家们,他们是一直走在前面的。”

樊瑞说,等试验结束后,他想回趟江苏看看父母。这次疫情,对他触动很深,感受到了人与人,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爱。樊瑞表示,希望自己以后也多做一些公益。他还想有时间走一走湖北周边的地级市。“这次疫情很多城市对口支援湖北,来支援的医护人员离开时,我看到了当地的淳朴民风,我想以后多去看看。”

我们登上了下午5:45发车的G1022次车。列车长帮我们在餐车留了两个座位。我如释重负。这比板凳强多了。

上午会议结束,钟老师匆匆走出会议室,边走边对我说:“我也接到国家卫健委的电话了,今天必须赶到武汉。”

“病毒可能通过污染的粪便及其气溶胶传播”是如何发现的?疫情的预测模型是怎样研发出来的?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案是如何研究出来的?对于疫情究竟发源于哪里,他是怎么看的?

樊瑞是家里的独子,父母都在江苏老家生活。接种两天后,他才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当时比较急,我就没想起来。”两天后,得知此事的父母非常担心。在耐心和家人沟通后,樊瑞的父母渐渐接受了,“我们现在每天都视频。”

http://zkres.myzaker.com/img_upload/cms/ck/img/10169/2020/03/29/1585461660.jpg/enpproperty-->

两个月来,一直陪伴他辗转奔波的院士助理苏越明和一直追随他披甲伏魔的专家团队,既是他的战略战术的实践者,也是他一路披荆斩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